篮球分析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篮球分析 >

和球队一起获得了1994年甲A的第三名

时间:2018-06-25 17:57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如今的中超外援都是天价,但中国足球职业化初期的甲A联赛可不是这个样子,当年的上海申花第一个吃螃蟹,徐根宝用不到1000美元的月薪把瓦洛佳、萨沙从俄罗斯带到了上海,成就了两个俄罗斯人与中国足球缘分的开端……近日,扬子晚报记者也专访了他们,听听老外援的心声,共同为中国足球忆苦思甜!
 
  瓦洛佳现在的工作没有离开足球,他是一家体育学校女子足球队的教练,也会教习五人制足球的球队。后卫萨沙则在俄罗斯当地一家电信运营商MegaFon负责安保方面的工作。
 
  时隔20多年,一说到当年的那些细节,似乎就像是在叙述一些发生在昨天的事情。萨沙说:“是的,我们是第一批到中国来的外援,能成为第一这个概念总是非常让人愉快的。记得第一批来中国的有三个俄罗斯外援,两个在申花,还有一个在沈阳,也叫萨沙。我们在申花付出了自己辛勤的劳动,并和球队一起获得了1994年甲A的第三名,当时整个上海都轰动了。在整个过程中最让我感动的是这种城市与个人之间的关系,一种互相依存相互回馈的关系。一方面,我们作为外国人为这座城市足球水平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,另一方面这座城市也非常知恩图报,人们记得每一个付出过自己劳动和心血的人,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有人情味的关系。”
 
  瓦洛佳在首个甲A赛季就打进11个球,夺得联赛最佳射手、当选中国职业联赛有史以来第一个“最佳外援”。对于瓦洛佳来到申花前的身份有一个误传,说他只是一个业余球员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瓦洛佳说他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会:“当时我效力的斯米纳队,是俄罗斯的次级联赛球队,但我可不是什么业余球员。”
 
  他在申花的两个赛季后,曾经南下到广东宏远有过短暂的效力时间。原以为这段时间不会给他留下太多深刻的回忆,但他仍记得很多队友的名字:“黎兵、马明宇、丹尼奥(外援)……”至于为什么在鼎盛时期离开中国?瓦洛佳说:“并不是我自己想要离开,继续留在中国会不会更好?我不是那种喜欢往回看的人,刚好我在中国已经工作了三年,也开始想念圣彼得堡的一切,于是我回到了俄罗斯。”
 
  两位前辈关于俄罗斯足球的评价,令人很难不联想到中国足球。 “俄罗斯球员现在的收入太高了,这让他们安于现状,不愿意去欧洲大联赛挑战自己。而且俄罗斯好的球员也太少了,我们缺少天才球员。可能之前阿尔沙文算是一个,但要等到下一个新星涌现,可能又需要若干年。之前扎戈耶夫被捧上了天,但他的发展并不如人所想。”萨沙说。
 
  瓦洛佳也插了进来,“听说中国球员一年的收入现在能够达到100万欧元,这已经远远不只是太高的问题,球员的收入和他们表现出来的水平严重不对等。俄罗斯足球和中国足球都一样,相比社会其他重要的行业,比如说医生、老师等,收入已经严重不平衡。”
 
  由于从事着青训工作,瓦洛佳显然对这个话题更有发言权:“像我们那个时候,都是自己从小发自内心喜爱踢球,但现在更多时候,是父母强迫孩子去踢,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最终取得成功,能够获得很好的收入,将来也能给自己更好的赡养。”那么,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“降低他们的工资,我不是在开玩笑”,瓦洛佳显得很认真,“这是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,俄罗斯也一样。看看我们现在的球员,他们已经找不到继续提高自己的动力。”
 
  关于舌尖上的中国,萨沙有一个特别的记忆不得不提,“那是在海埂冬训的时候,申花的一个教练在一些器具不齐备的情况下,就在酒店里给我们炖了一锅乌龟汤。他们都说喝了那个汤特别有劲,那个汤真鲜。”
 
  瓦洛佳则用他几年前回上海参加申花20周年聚会时的几个记忆深刻的瞬间举例:“当时我们一起去看姚明的上海大鲨鱼的CBA比赛,球场里就有球迷认出了我。还有我去银行换钱,包括去虹口球场排队进场时,都有人说,你是瓦洛佳吧。已经过去了20年,那里依然有人记得我们。我把人生中最好的几年留在了中国,我不后悔,也给我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。”